Search

 English  |   中文

文章正文
华语诗盟 每周诗歌——《明天我们将在哪里相遇》
日期:2016-05-14 13:18:51    大小:【】【】【

明天我们将在哪里相遇

文/杨松 点评/于军乐

 

也许明天到来

我们被连根拔起

我们将被风裹挟着

 

在空中飘荡

没有谁会知道

我们将飘向哪里

 

没有谁会想到明天

我们将要跋涉的群山

和我们将要跨越的江河

 

明天很近

但也很遥远

我们将在哪里

 

将要和那片土地

去饱尝流浪的艰辛

我们将会在哪里相遇

 

将会在哪条崎岖的路上

在哪棵树或哪块岩石下面

捧起你满脸的星光仔细端详

 

然后抱在一起

说这世界太陌生

说我们将不再分离

 

说我们将守护好家园

珍藏起我们的泪和心灵

不管幸福或苦难都会珍惜

 

2016.4.7




点评:


读这首诗《明天我们将在哪里相遇》第一节,心情陷入一种共情般的沉重与共鸣,诗歌的“流浪者的诗意”般抒情,往往是这样的让人心疼。只那“也许明天到来,我们被连根拔起,我们将被风裹挟着,在空中飘荡,没有谁会知道,我们将飘向哪里”两句,也同样使这首诗歌的情感直达人心。感同身受,在前期写作中,我主张“忧伤写作”,它是从悲观主义和悲剧美学中演化出来的一种写作方式,注重理性的思考,不去描绘其人物命运的悲惨,也不着重对悲剧的创造,而是一种由内心在现实的生活,压抑之下从情感中衍生的一种淡淡的忧伤,这种忧伤是诗人在中国大时代的乡愁下产生的一种心理感觉,既非大悲,也非大哀,更不携带颓废色彩,是融入着理性思考和辨识的情感。杨松的这首诗可以说是“忧伤写作“的具体呈现。



作者简介:

杨松,1954年出生于重庆。1971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守备师坦克团服役。19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刑法室工作。1985年在深圳从事律师工作至今。20世纪80年代开始写诗,后因工作原因中断。2012年后重新开始诗歌创作,以“梁山雪夜”笔名在百度等诗吧里发表诗作,曾出版诗词集《岩石的旗帜》。不仅热衷于现代诗歌,对古典诗词亦有浓厚兴趣。



点评人简介:

于军乐:汉族,1976年4月生,双子座,籍贯为江苏连云港人,现定居上海,毕业于北京大学应用文理学院,上海中外文化艺术协会会员,上海滩诗社发起人之一,秘书长,长期从事媒体策划及文化交流工作,曾在中央电视台、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工作多年,擅长散文诗、自由诗及宋词等;诗意的皈依,近乎宗教般的诗歌信仰。追根溯源,是对于青春理想、浪漫主义的情感、对故土田园的情感,对家人爱人的情感,对于国家历史厚重民族苦难的情感,对自我存在主义表达的、真正的精神寄托,诗歌是我最好的精神家园:“那双翅膀是用诗意和梦想做成的,人自己是不会飞,但是有翅膀!真的有翅膀!”让我们保持一个诗意的灵魂,行走在纷扰的人世间。



扫一扫,关注华语诗盟,了解更多精彩



创意策划:李黎  美编:武国英

荣誉出品:世界华语诗歌联盟

Copyright 2013-2014 © 美中基金会 版权所有 ICP辽ICP备05010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