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English  |   中文

文章正文
华语诗盟 每周诗人——王妍丁
日期:2016-05-02 17:33:31    大小:【】【】【


诗人简介:



王妍丁,著名诗人、朗诵艺术家。 生于60年代。 美国世界文化艺术学院名誉文学博士学位。曾先后就读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中央戏剧学院。鲁迅文学院第十一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

 从事过编辑、记者、教师等工作。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世界华文爱情诗学会 副会长、伊甸园诗刊副主编、 世界华语诗歌联盟朗诵委员会主任.著有《手挽手的温暖》、《在唐诗的故乡》等。

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四届“青春诗会”。诗集《手挽手的温暖》入选中国作协“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作品散见于海内外百余家报刊。经常受邀参加国际诗歌活动和笔会。

作品多次获奖,入选国内外多种文学选本。经常受邀参加各种电视文艺晚会的朗诵演出活动。 现居北京。



代表作: 

   

两颗相望的纽扣


春雨降临

烛台上

往事还在不停地起身

一颗纽扣讲述着

另一颗纽扣的故事

 

它们离得很近

只要伸手就能触摸到炽热的爱情

就能在一种宁静的茂盛里

一个覆盖另一个的嘴唇

 

一生很短

真的只有相爱那么一点点时间

可是它们的手始终坚贞地握在衣袋里

彼此

谁也没有走近谁

 

烛泪一生都是热的

就像心底没有明了的忧伤和幸福

两颗纽扣

就这样彼此相望

一生都不曾衰老

   



如果老了


 

亲爱的  如果你老了

我也一定老了

那时

我们就像收割后

静静等待休整的

金色田野

 

 

你的心和我的心

似两条欢畅的溪流

我会和你

以欢笑的姿态

叠映在一起

 

 

除了撒娇的时候

我再不会

像小孩子似的弄皱

你脸上的波纹

我会照顾你的肩疼

和不小心驼下去的脊背

 

照顾你的眼花和耳鸣

照顾你

怕酸又怕冷的那三颗蛀牙

还有你

不愿变老的坏情绪

 

就像你年轻时  照看我一样

我会用我松弛了的右手

握紧你微微颤抖的左手

说不松开

就一言为定

 

 

我也会戴上花镜

每当太阳

走到早晨八九点钟的样子

就在一张摇椅上

铺开我们一天的日子

 

记住那把椅子的

颜色一定要深沉

 

 

呵过去的

不管是快乐还是忧伤

我都将以幸福的方式

细细地编结

让你的心情

每天都能捕捉到  这样

温暖的细节

 

 

亲爱的

不要担心吧

不要担心老了

             反正我老了有你

             你老了有我呵

             花前月下的日子

不是说好了要 

               一辈子

不离也不弃

 

               老了

一定有老了的单纯和无忌

我不在乎你的呼噜

不在乎你掉了一颗门齿的亲吻

不在乎你没有了弹性的

触摸

不在乎你用眼神代替话语

 

            只要我能时时看着你

看着你

哪怕你的脚步  如孩子般蹒跚

我也会像  深海的鱼一样

幸福

陶醉


 



情到深处

 

  每隔一段日子

  都要用泪水清洗别离

  那些忍也忍不住的
  伤心
  如同风疹周身蔓延
  手心和手背
  都是滚烫的牙印

  男人是不哭的
  可我喜欢你泪流满面的样子
  那种气息传递给我的
  不仅仅是
  依恋

  你的脚就是我的
  岸
  一颗心如同
  扑火的蛾

  我是个很自恋的人
  却愿意为你一次次
  燃烧
  爱到高处
  我走不下那个
  至真至美的祭坛

  有时我真想祈求上帝
  把我化为水吧
  让你每天饮我
  把我化作风吧
  让我每天都能吻到你的额头
  或者干脆化成一扇门
  每天守在你疲惫的路上
  不等你叩
  我就轻轻地开了

  呵  慈悲的上帝呀
  只要能跟我爱的人   呼吸在一起
  哪怕我
  哪怕我就是死了
  也让我化作一棵花的蕊
  芬芳他在世的
  点点光阴



散落在被子上的暖意


 

一床被子老了

那大概是妈妈的妈妈留下来的

陪嫁

我不忍把一个女人

绵延着另一个女人的胚胎扔掉

 

每到春天的时候

我就会把它交给阳光受孕

然后坐在院子新砌的石台上

抚着一丛嫩芽似的草孩子

倾听一个比妈妈的妈妈还遥远的

故事

 

我不能想象

生命就是从一床被子的深处

长出来的

那红得耀眼的图腾

轻轻包裹着一个少女

秘密生长的

胎记

棉胎柔软而雪白

像我妈妈的妈妈永远

十六岁的花期

 

多少美丽的棉桃才开成

一床被子呀

一床细细纺织的被子

一床等待出阁的被子

一床等待受孕的被子

一床比我的年龄老得多的被子

妈妈的妈妈的岁月

就这样热烈地盖在头上

 

妈妈你幸福吗

妈妈的妈妈你快乐吗

当春风走过绿茵似的足球场

我轻轻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那带着妈妈的妈妈体温的被子呀

是怎样的一种温暖啊

但我相信

那绝对不是妈妈

和妈妈的妈妈留下来的味道

 

那一刻

我特别特别想

今晚像妈妈和妈妈的妈妈一样

把它幸福地盖在头上

像妈妈和妈妈的妈妈一样

拥着一个时代的梦进入

我实质性的睡眠

让阳光也赐给我一个小小的

灵动的生命

让我也做一次美丽的

新娘

 


 



写给西岳的诗行


    

 那是一次怎样的邂逅

我不能不以一片叶子的高度

与你相望

 

奇峰怪石云海飞瀑

和那一方小小的鸣泉

在时间的齿轮上

我多么渴望自己也能发光

哪怕是一片细小的璀璨

也要与这峰这石这云海飞瀑

融为一体

 

是你让我懂得坚硬是一种气概

刚直是一种品格

是你让我领略  天地大爱

有一种高度不是海拔

有一种长卷不是有字的书

有一种铭刻不是风霜刀剑

有一种相遇不是攀缘

而是以深情的凝望

埋下深情的诗篇

 

爱请原谅我吧

在最温柔的诗句里

我隐藏了你的名字

在你面前

我担心自己太显矮小

但我告诉自己

必须学会像你一样

冷峻沉稳处变不惊

如一把出鞘的长剑

永远保持一种锋利和果敢

以及一颗干净的

行走于世的心

  



诗人点评:

 

你的诗让我感动——致妍丁

 

谢冕


 

尽管你的诗只为特定的人而写,但我却被这些诗所感动。这情、这爱,不是与我无关,也不是与他人无关,它是一种真真切切的情爱,让人想起痛苦,想起幸福,想起摒弃一切的舍生忘死的恋爱。它感动一切人。在空旷的大海边上,站立着一个青年女子,她身穿红色的长裙在浪花里旋转,长长的海岸为她燃起了火焰。这就是你向我们提供的你的诗的整体意象。这么热烈,这么浪漫,这么奔放,你燃起一团火,那火焰烧灼得让人睁不开眼。读你的诗,眼前自然地浮现着一个美丽而动人的身影,更确切地说,是感受到了一颗美丽而多情的心的跳动。你似乎只为情而活着,为你所爱的人。你义无返顾,如飞蛾扑火,明知前面是火场,也不回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你不隐匿自己的情感,所有的诗句都在说明,你是那样地倾心于你的所爱。这真让人羡慕。特别是在今日,再现世,当人们不再珍惜存在于两性之间的那种欲生欲死的、刻骨铭心的情感的时候。在一个深且美的夜里,你这样写:今夜,我为你病,为你沉醉,我是真的,真的无法不这样深而又深地想你,不要让你我之间在今夜有一丝的距离。这是心的渴望与倾诉,这是深夜思念的自语,真实、质朴、没有任何的装饰。你喜欢那些在小房子里仅仅属于两人的宁静的日子,声称要做深山里远离尘世的树 

——“我可以在山坡上,在山脚下,在任何一处向阳的地方孕育我们的孩子,你知道我喜欢孩子,你知道我想为你生许许多多孩子。”这些都是热恋中的梦语,处处都是让人感动的、闪烁着金属般光芒与声响的真情。好诗是无须着意做的,它自人的心间自然的流出。世间第一等诗,就是这样一种旁若无人的、发自内心的自我陶醉状态。特别是情诗,情到深处,情到极处,就是这种忘我的梦呓。没有羞涩,无须遮掩,有的只是这种无所顾忌的“癫狂”。有时真希望能变成你,变成你才知道我是多么幸福;有时真想祈求上帝,把我化为水,让你每天饮我,即使生命干涸了也情愿,把我化成风,让我每天都能吻到你的额头

——直到命若游丝,拼却全部生命,怎样的福分?上面这些不加引号的句子,都摘自你的诗篇,有些文字十分稚拙,不加打磨,甚至有的还相当随意,这些都无碍于心的、甚至是死心塌地的情致的表达。因为,毕竟都是情中语,只打算说给一个人听的,深一点或浅一点,文一点或者白一点,是无关宏旨的。我正是以这样理解来读你的诗。我没有挑剔你的遣词造句,也没有苛求词章结构的完整与否。但我还是被你的诚挚所打动,我无法掩饰我的喜欢。再看看这些诗句。如果不是你醒着,我会睡不着么,我的苦恼是知道你醒着,也没办法哄你入睡:我最爱的人病了,我愿意,我的爱人,为你付出我的血、肉体,无论什么只要是你需要的,我都会快乐。这些断续的句子,都摘自你的诗章。我得承认我对此做了删节和串接,因为你的句子并不完整,很难整句地摘取。读着这么热烈,这么率性,这么无保留的诗句,不用说这情这爱的拥有者,即使是听着、读着、念着、想着的人,一个无论多么坚强的心,也会被溶化。在你这些让人感动的诗歌面前,我的审美角度发生了转移,我无法坚持我从来的批评立场。我不得不为此作出妥协。但我没有错。我看重的是情的深,爱的真,看重的是是这份率真,这份坦诚,这份透明。有了这些,其他的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从你的诗句中,我听到一颗始终在梦境中的心的歌唱。有点古典,却非常现代,充满了浪漫奔放的激情,却有是情感细腻,缱绻温柔的多情种子。你真是一个女妖般的精灵,你有那么多的梦想,你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你真让人嫉妒。不仅所有的女人会嫉妒你,我想男人更会。人们都有点私心,这是自然而然的。好在你是豁达的,你并不狭隘,你拥有那么多的情感,你也理解那么多的情感。

人感动的是《二月十四日的门铃》。这个特殊而敏感的日子是无庸介绍的,单说这一天的门铃,“响得有几分刻意,又有几分谨慎”,送花的人不留姓名,而“玫瑰显然是经过了悉心的选择”。你尊重这种情感,你说,我还是喜欢那一天的房间,有一种关不住的美丽。

人生有个谜底

也许永远都不要揭开

让一种缘分

就这样行走在我们

或近或远的视线

 

妍丁,那年同游张家界之后,直至这次南疆之行,我们统共见过两次面。而且一直没有深谈过。我只是从你的诗中读出了你——你原本就是性情中人!对于你的诗而言,词语已经不重要了。我听到你发自内心深处的激情,你的至情的咆哮(原谅我用了这样粗糙的词)早已冲决了所谓的优美修辞的堤坝。虽然不会是雄伟,也不会是豪健,只是一种缠绵,只是一种温柔,却是一无阻挡地向前奔涌,却是坚定,却是顽强,却是毫不妥协,为了这情,为了这爱。你只是忠实于这种情感,尽心随意地表达着自己。修饰已经不重要了,修饰在这里不仅多余,反而是苍白的。因为情感本身异常绚丽,足以使所有的形容黯然失色。无情就无诗,这是我一贯的观点。情是诗的生命,是诗的灵魂。你拥有了这一切,你就拥有了作为诗的原质根本。我说你的诗有时有点散漫,有点随意,有时不够精练。但决不是说你的诗不讲究、或没有技巧,决不是,请读这诗句:

 

前世今生

所有幸福的含义

就是天亮了

一睁开眼帘

我就看到了你

 

你说这是“生活的深意”,你还说“你是第一个被我划伤的人”,你把恋爱中的痴心女人的心情表达得多么精致!还有那首被你用作书名的诗:《真想叫醒你的耳朵》你不说叫醒你,而说叫醒耳朵,这难道不是巧思?这样写了,

 

你还显得不尽意,你更进一步说:

真想叫醒你的耳朵

如果不是深夜的星星

阻止我

十二点

这是个连风也在酣睡的时间

我为“这是个连风也在酣睡的时间”所折服。我真的羡慕你,

一方面你要酣畅淋漓地写你的那份几乎要把你烧成灰烬的情缘,一方面你还能这样从容地展示你的想象力。这里活跃着你的锦心绣口,你是聪慧的。你是在充分抒情的同时又充分地展现你的想象和幻想,并且充分展现你独有的自然、清新而有热烈的写作风格。这里难道没有技巧?技巧被隐藏了,隐藏在火焰的下面,隐藏在激情奔涌的浪涛的下面。我知道,你在写作的时候,没有考虑如何表达,你的确只凭着你的心情的导引,但你的确有着非凡的、却又是自然的表达。

 

2004年10月1日--7日于北京大学



扫一扫,关注华语诗盟,了解更多精彩



创意策划:李黎  美编:武国英

荣誉出品:世界华语诗歌联盟


 


Copyright 2013-2014 © 美中基金会 版权所有 ICP辽ICP备05010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