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English  |   中文

文章正文
华语诗盟 每周诗人——古沙子
日期:2016-03-21 13:30:39    大小:【】【】【

诗人简介:


古沙子:女,真名陈娟,80后江苏盐城人,教师。作品散见《风流一代》《太阳诗报》《新国风》《关雎爱情诗刊》《广场诗刊》《金陵晚报》等纸刊及其他各类网刊。

诗观:为存在写诗。



代表作品:


《为了逃避你》

文/古沙子


为了逃避你,

逃避一切与你有关的事物,

最大的损失

——一些词语从此背叛了我


无论怎样的组合,

它们都不愿走出我的潜意识

——对你的执念

一片深幽的黑林子


林子里它们在

尖叫。





《想起一条静止的河》

夕阳从墙上滑落,

漫成

黑色的沼泽。


我不禁想起,

清晨,一条曾被寒流

路过的河。


它严肃、它冷峻,

它不再滔滔不绝

喜形于色……


灵魂怎会就此安宁?

听,枯槁之下仍有

喘息。就像此时


天色终于昏暗

它才揭开面具

拥抱星辉,亲吻月华


那些幸福的褶子哦

在它苍老的脸上,忘我地

奔跑……




《愿》

登陆一座岛屿的愿望,

被自己臆造的

一场暴风雪废了


舌头上的翅膀

太自由——

从喉部起飞,脑部降落


短途,速达

不管

虚实真假


那双迟钝的双脚

日渐衰老,已然

一副安享晚年的模样……



《失城》


江水送走了桥头的孤寂,

满载忧伤的船儿,躲进

长长的月光白。


城市里的路灯呵,每晚

静静地流泪,夜色里

浅浅的河。


我把等待埋进

你出走的心口,某日

也会爬满深情的绿苔藓。


冬去春来,

这时光的养分呵

刚刚好……




《我已藏好忧伤》


我已藏好

忧伤。


一片云的尾部——

消逝,且当作天使轻盈的翼翅,

一只嬗变的翼翅。


今晚星星

羞涩。


青丝搂住白雪,等待

整片

夜幕的尘封……



《金山寺•百年修得同船渡》


好吧,我们上船

你说:百年修得同船渡。


同渡,同渡,

望时光迎面,不语

身体微斜,风的姿势,

大口吞咽,滚烫的波浪。


徘徊,只在岛外

不近金山,不进寺庙,

望岸边情侣一对,携手并坐

——江湖我们,相对遥遥。


回返,

波浪、神话、我们

顺流而下,分道扬镳!



《等它靠岸,从不厌倦》


拆洗暮色

需要整晚的时间,

明早晾晒,又会很新很艳。


番茄的汁水,

再洒一遍,

顽童的涂鸦即可重现。


寂寞的港口你喜欢仰面朝天,

看滚滚的风尘

把闪亮的虚荣逐一吹灭。


希望之舟循着往返路线,

你等它靠岸,耐心地

从不厌倦……



《你的脚步铿锵像刀子划过江南》


天穹打开胸膛

留下失血的苍白,

旅途愉快

对偶然浪漫的采摘,忘记了

背后悄然隐去的云彩。


重返北方。你的脚步铿锵

像刀子划过懵懂的江南,

裁下某个姑娘的刘海,

落地生根。此去经年

已满地擎举,一望无际……



《午夜的车头朝向黎明》


午夜

这沉重的午夜啊

走我身上碾过

内伤  不见鲜红


回忆

在体内埋雷

一个一个  爆炸

轰鸣  唯有自己听见


午夜的车头

朝向黎明

轮下的残骸不是我

是,粉碎后的寂寞



《六月最后》


六月

最后,

天漏了好久。

雨水打湿的蝴蝶,

在临时的江湖海中漂浮,

偶尔振动翅膀,

摆脱水面的束缚,

闪现道道霓虹。


我有点担心大脑袋蚂蚁的匍匐:

拖家带口上树了吗?

或者和我们一样

不信女娲,

抱团踩在落叶的婆娑上,

顺流而下,

背井离乡。



创意策划:李黎  美编:武国英

荣誉出品:世界华语诗歌联盟


Copyright 2013-2014 © 美中基金会 版权所有 ICP辽ICP备05010458号